很懒,什么也不愿留下!

少年,你不必成为神话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7-05-31 15:20:14 / 个人分类:看看

巧克力豆纸
“丧”这个话题,对我来说,最能代表这个字的,莫不如是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(以下简称EVA)里的男主角碇真嗣了。
 
关于EVA,它的宗教意味、拍摄手法、题材、社会意味等等,可以延伸出千百种解读的视角,这类文章也已经多到烂大街。有的人奉它为经典,有的人不懂有什么经典的。不说那些深度的,也不说我自己力所不能及的,今天就单纯从个人的角度,说说碇真嗣的“丧”。
 
首先,不管承不承认,EVA确实是绕不过去的经典。每个时代都会诞生一些与时代脉搏紧扣的作品,这些作品具备高完成度、高社会意识、高社会意义的特点,EVA就是如此,上个世纪日本的整个风气、年轻人的迷茫,EVA对其的映射本身就堪称“经典”。而且没有哪部作品光明正大、堂而皇之的“集天下之大丧”为大成,否定生存、存在、爱与性、人类的意义,全片就专门为了毁灭世界、毁灭人类的。
 
EVA的OP《残酷天使纲要》里的经典一句,现在已经成为梗的话:少年,成为神话吧。——其实,不光是对碇真嗣,我——此处还是直接一点,用“我”,就不用“笔者”了——更想对所有年轻人说:少年,你不必成为神话。
 
 
【一】你被选中了,要去打倒怪兽,拯救世界
全片开头,碇真嗣受父亲的召唤,来到总部。没想到竟然要驾驶庞然大物,打倒另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庞然大物。

白色的怪物在城市里乱窜,建筑物如软球般被践踏,太可怕了好吗!这时候父亲你告诉我,你叫我来不是为了履行父亲的养育责任,而是为了让我驾驶机器人,打倒那个怪物?
 
同步率400%?我是适任者?别开玩笑了好吗!——碇真嗣来到的这个“新世界”,所有人都在强调一件事:碇真嗣,你是适任者,你是初号机的驾驶员,你要去打倒使徒,拯救世界。
 
 
【二】可是,我不想拯救世界啊!
EVA其实是反叛的,因为它做了一件与当时所有机器人动画题材背道而驰的一件事:主角不是燃系的正义小白,他也并不想履行所谓的拯救世界的责任。
 
 
当其他面对怪物的少年们燃到疯狂,坐在机器人里高呼“我要打倒你拯救世界!”的时候,碇真嗣独一一个人,提着自己的行李包,全程戴着耳机,静默的走在离开机器人,离开父亲,离开本部的出走路上。
 
当其他少年燃到爆表,高呼“世界由我来拯救”的时候,碇真嗣独自一人缩在角落,缩在墙角,缩在自己房间,缩在初号机的座位上,浑身发着抖,嘴里碎碎念着“不能逃、不能逃、不能逃*n”。
 
当其他少年受到所谓的正义与爱的驱使,勇敢奔向战场是时候,碇真嗣独自一人,失去所有的朋友、伙伴、亲人,在极度混乱中,毁灭了这个世界。
 
 
因为是适任者,所以就一定要拯救世界吗?因为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,就必须回应世人加诸于我的期待,去为了拯救世界使用力量吗?把自己置身随时丧命的战场吗?
 
年轻的时候看EVA,会觉得碇真嗣太懦弱,太不爷们了。长大了再回过头来看,才发现他的状态,才正是真实的人的状态:极度脆弱、极度自大、极度恐惧、极度混乱、极度渴望被爱。相比于靠热血拯救世界的故事,碇真嗣的状态,才是最接近真实的状态——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靠热血来解决,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靠爱与和平商议,不是每一个少年都一定要拯救世界。

当其他作品给我们打鸡血、鸡汤:要热血、积极向上的时候;EVA展示给我们:不是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每个人,包括超级英雄在内,都有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。不管能力大小,总有一些事情,是自己死活做不到的,或者说改变起来极度困难的。当意识到这点的时候,人才是真正成长了吧。
 
不是认命,不是丧气,不是懦弱,是世界本质上就包含了这样的一面,看你肯不肯认知到它的存在而已,肯不肯承认它确实存在自己身上而已。
 
 
【三】世界,真的值得拯救吗?
碇真嗣从未从世界(双亲)处体会过完整的爱与温暖,怎能强迫他去拯救世界?拯救这个从未带给自己温暖的世界?何况来到这里,这一切并不是出自自己的本意?
 
除了父亲之外无实际的栖身之所,想要栖身之所必须留在本部驾驶初号机,明明不想战斗,在一次次的得到与失去后,碇真嗣被逼到极限,最终选择了毁灭世界。
 
社会主流价值观一直在灌输“热血、努力、向上”,吹捧成功,大肆宣传什么反倒证明缺少什么,主流价值观总是故意对少数人视而不见。他们到处放屁,诉说着看似正确、本质上才是真丧气的言论与思想。只会把人引入“丧”的真正深渊。
 
人不是为了主流价值观活着的,每个人有选择自己价值观、活着的权利。自己的能力,怎么用,看自己。就像《灵能100%》里,师傅对龙套的态度:“你(这个小孩子)退下,真正的事情,交给大人来承担,你不想用超能力,就由我来用好了"。
 
真实的面对自己,真实的面对世界,了解自己的“丧”,才能真正开始寻找自己的救赎之道,所以EVA的“丧”,是在绝望中带给人希望的“丧”。
 
碇真嗣,若能选择,希望你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,听自己喜欢的歌,见自己喜欢的人,交自己喜欢的朋友,做自己想做的事,绽放自己真正的笑容,你不必拯救世界,也不必成为神话,按自己喜欢的去活就行了——虽然这在你所处的世界是不可能的。

那么就尽情的“丧”吧,你懦弱、你害怕、你恐惧,这很正常,少数人不必为了多数人而活,哪来那么多责任跟义务。最主要的是,世界本身,也许并不值得拯救。

TAG: 毁灭世界 男主角 年轻人 巧克力 碇真嗣
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Open Toolbar